从尚德停车场三楼望向周梓乐堕楼处

根据警方说法,香港科技大学二年级学生周梓乐在3日晚上11时54分独自离开寓所,午夜12时19分至23分于富康花园商场进出,并于凌晨0时26分首次由富康花园进入尚德停车场,并在场内徘徊。在领展公开了当晚的CCTV片段中所见,周梓乐当时很大机会是为示威者担当哨兵,由停车场高处观察警方的动向。凌晨1时00分,周梓乐沿富康花园行人天桥离开停车场,1时01分,周沿富康花园天桥返回停车场,并在02分独自沿斜路走上停车场三楼。1时05分,一名市民向消防人员称有人从高处堕下,消防人员遂跟随该市民前往发现周的位置,同时间,警方开始进入停车场地面并逐层向上进行扫荡。警方指周梓乐在逗留停车场的大半小时内都独自徘徊,期间有使用手机,但没有与任何人有身体接触。于3日至4日,警方指没有派出乔装或便衣警员于将军澳区执勤,但休班警员则不清楚他们的动向。

根据端传媒报导,周梓乐在午夜0时46分向友人发讯息,当时相信身处尚德停车场二楼近唐俊街的位置,很可能是他发出的最后一段讯息。据多名友人所指,周氏的WhatsApp最后上线时间为凌晨1时正。

尚德停车场的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凌晨1时02分24秒左右,三路与二楼之间突然有一下可疑闪光。其后,周梓乐被发现倒卧于尚德邨停车场二楼,怀疑由三楼失足跌下。1时05分,消防员接报有人从高处堕下后,发现周氏。一名义务急救员指周于停车场内躲避催泪弹失足堕楼,重伤昏迷,送院抢救。而停车场二楼车位石栏外的行人走廊地上当时有大量血迹。有途人经过2楼停车场回家时,曾听到三楼有人大叫“唔好打人啊”(不要打人)。但记者现场所见,女途人身处位置是接近唐俊街一端停车场,与周同学堕楼位置、近宝康路一端停车场相距较远。而领展所公开的闭路电视片段内,亦未有女途人所讲的过程。

伊利沙伯医院深切治疗部外有市民设连侬墙送祝福

堕楼后,周梓乐留医伊利沙伯医院深切治疗部,情况危殆。其后接受两次脑部手术,但引流术失败,脑压仍不减,情况仍然危殆,昏迷指数处于最严重的3分,依靠3倍强心药及呼吸机维生。11月5日,消息指他出现脑干死亡的迹象,但未接受脑干死亡测试。

留医5天后,周梓乐在11月8日早上8时09分证实不治。遗体在早上11时半左右被送入殓房。

争议

救援延误

堕楼科大生周梓乐的救援过程方面被指有延误,消防处指接报有人受伤后救护车两次被其他车阻塞。1时10分,有7名带有急救装备的消防员及3名义务急救员赶至替周急救。1时11分,现场要求增援,救护车A344被调派往处理这名科大伤者,初次于唐明街遇双层巴士及私家车阻塞,后该救护车改路转入屋邨通道,1时20分驶至广盈阁附近再遇消防车和私家车阻塞,救护员遂下车带同装备,1时29分才将伤者用担架送上救护车。即救护车接报处理该受伤个案后18分钟。救护车A492则在尚德邨入口接送了另一名伤者。救护车A346则停泊于唐俊街准备处理另一宗召唤,前方就停泊了数部警车阻挡。

另在1时20分,目击者指曾有警员用枪指吓现场人士包括义务急救员,但发现他们在救助伤者及有消防员在场,即转身离开。之后现场又有听见救护与消防沟通时说救护车“入唔到,警察封咗路”(进不来,警察封了路)、“警察唔畀入”(警察不让进)。事发逾20分钟救护员才成功到达伤者位置,期间伤者脉搏降至40。而当时在现场的科大学生记者就指阻挡3部救护车的正是警车,又表示不排除周同学当时可能被警员追逐所以跌下平台。

科大学生会表示会为伤者安排法律支援,又谴责警方阻止救护车进入事发现场,拖延伤者接受治疗。警察没正面回应有关指控。而科大校长史维在11月4日早上曾到医院探望。

警方回应史维公开信中指因警方阻碍救护车以至延误救援堕楼男子时,强调绝无此事。消防处亦就此事作详细澄清,在处理这宗救护召唤中,该救护车并没有与现场警务人员接触,而途中曾遇到巴士及私家车等阻塞,亦未有被警车阻挡去路。

警方何时进入停车场

警方在11月6日见记者时,称相信事主在凌晨0时45分至1时之间堕楼,并指凌晨1时05分警员首次进入停车场地面层,并逐步向上层驱散示威者,1时11分警员首次发现伤者,当时已有消防员在场。

不过《众新闻》发布的行车纪录器片段证明早在3日晚上11时28分,已经有防暴警察从尚德停车场楼梯出入口,步出唐明街,防暴警察曾进入过停车场,与警方的说法有出入,跟警方交代之时间足足早了接近两个小时。而《苹果日报》公开的读者影片,则显示在晚上11时15分左右已经有警察现身停车场。

警方在11月8日推翻早前说法,承认早于晚上11时06分因应附近的市民集结,曾派员到尚德停车场巡逻,但该队警员在11时20分已收队离开停车场。警方又对发放的资料“未够准确”,令公众混淆表示“唔好意思”(不好意思)。

死因存疑

有舆论怀疑周梓乐是被警方推下楼,因为堕楼位置栏高1.2米,要失足堕下亦不容易,加上周生前为运动健将,应有一定平衡力。有医护人员指如果有人高处堕下,手脚一般会骨折,但周梓乐伤势集中在头骨和右边盘骨,手脚并没有受伤,因此质疑周梓乐是从栏杆滑落,而非失足堕下。

有指周梓乐是因为躲避催泪弹而堕下,警方指事后翻查闭路电视后推断伤者于0时45分至1时堕下,当时警方正于约120米外的唐俊街施放催泪弹,同时有另一队警方支援人员在宝康路戒备,但并无施放催泪弹或有驱散行动。但至于周是否因避开催泪烟或其他弹药而发生意外,警方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但客观事实显示消防进入停车场救援时该处催泪烟的程度不高”。

警方强调有人称警员推伤者落楼是造谣,视察现场后不排除伤者误以为跨过三楼矮墙后是平地而跌落二楼。立场新闻记者也发现,从石栏往外望,二楼及三楼的景观相近,石栏外面数米都设有一道铁栏。而只有二楼石栏外有平台,但三楼石栏外没有平台支撑。有现场街坊猜测,不排除伤者误以为二楼、三楼石栏外都有平台,因而一跃而出。领展公布一批闭路电视亦显示,周梓乐堕楼附近,另有两男曾图跨越三楼石栏,其中一人猛然一跃,跳过矮墙,他即时发现矮墙后方并非平台,而是数米下的二楼,立即翻身双手抓紧墙身,不断向左边移动,成功擒上一条横梁及安全返回三楼。

伤势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矫形外科及创伤学系骨肿瘤科组教授古明达表示,死者很大可能堕楼前已失知觉,堕地时不能保护自己,右边盆骨先落地才产生强大侧边撞击力;一般有意识的人,从高处堕地时会自然反应,以手或蜷曲身体保护自己,很大机会手脚有骨折。

香港大学医学院病理学系副教授马宣立就指,死者由3楼堕至2楼,这个高度足以致命,而死者盆骨骨折,手脚却没有明显伤患,他指有可能死者臀部先落地并卸力。他指不能排除事件是意外,除非在死者身上找到其他伤势。

本地反应

逝世前集会活动

11月7日,数十名学生在科大校园游行,沿途高叫口号、张贴文宣,并一度筑起人链,以宣示对警方当日阻挠救护车通过、最终延误周梓乐获得即场急救的不满。经协商后,校方容许抗议学生在典礼场地旁边默站20分钟,但期间有学生突然冲破保安防线、冲上礼台高举“彻查警暴,还周同学真相”的标语、并高唱《愿荣光归香港》。相关学生只在礼台逗留约五分钟,离开前向在场人士鞠躬、为扰攘典礼致歉。

悼念活动

11月8日

史维在科大毕业典礼中确认周梓乐离世后带领在场人士起身默哀

中午,市民于遮打花园发起悼念周梓乐活动,有近1000名市民出席,有市民手持白花并低头落泪。警员一度举行黄旗,警告现场人士正在违法可能被捕,期间不少人斥责警察逼死人,指责香港警察为杀人犯。有人于德辅道中及毕打街交界堵路。有警员冲入中环站拘捕一人。下午时分,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举办默哀仪式,逾百名学生和市民出席。

当周梓乐的死讯在11月8日传出后,很多市民自发到他的堕楼位置献花和折纸鹤悼念,地上、墙边和栏上都放满鲜花和白色蜡烛。晚上8时09分,即周梓乐逝世后12小时正,在场市民一同低头默哀一分钟,部分人神色哀伤和哭泣。亦有人贴上便利贴留言,表达心意。人潮从早到晚络绎不绝,排队悼念的人龙一直延伸至停车场外。

当晚,港九新界都有市民聚集,悼念周氏的离世。不过铜锣湾的集会率先因有市民被拘捕而演变成警民对峙,及后旺角有市民走出人行道。至近子夜时分,几乎全港都曾经出现或继续有警民冲突,香港仔、旺角、西湾河、荃湾、大埔、天水围、坑口、黄埔先后有警察施放催泪弹或防暴子弹,其中一名怀疑刑事侦缉处探员被包围投掷石头期间,向天开实弹枪,相信是运动爆发以来第11枪。多个港铁站包括沙田站、马鞍山站、荃湾站、旺角站、黄埔站、铜锣湾站、西湾河站、东涌站、欣澳站、将军澳站、调景岭站关闭,列车不停相关车站,而多辆行驶中的轻铁、一辆港铁巴士在天水围被破坏,轻铁服务提早结束。凌晨,一名将军澳富康花园男居民疑因反感声浪问题报警,并与楼下聚集的示威者发生口角,在保安劝喻下仍不肯离开,最终被“私了”达5分钟,头破血流,有警员闻讯赶至,该男子情绪激动指骂在场人士为“帮凶”,全港的警民冲突在凌晨3时多结束。

11月9日

有市民早前发起晚上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主佑义士全港祈祷及集气大会”,因在周一(4日)堕楼的科大学生周梓乐于昨日(8日)离世,大会改为祈祷及追思会。市民首先为周梓乐的离世默哀3分钟,在场人士其后为周梓乐祷告和上台献花,亦有人折纸鹤悼念周梓乐。大会宣布总共有10万人参与,警方则指高峰时有7500人参与。

11月10日

晚上,宗教团体在遮打花园举行祈祷会,出席者坐满整个公园,有人泪流满面。祈祷会上,牧师朱耀明带领参与者默哀3分钟,并唱圣诗。牧师袁天佑在台上发言时引述周梓乐家人指,家人已同意周梓乐捐出器官。

11月14日

适逢周梓乐“头七”,晚上市民带同鲜花到堕楼现场致意,并点起烛光及折纸鹤表达哀思。多区亦有市民集会悼念,在中环爱丁堡广场的“消防救护集气大会”上,市民带同蜡烛前往,并在晚上8时09分为周梓乐默哀1分钟。晚上10时后,有人于尚德停车场对开的唐明街与唐俊街交界堵路,路上满布砖块,防暴警察举起旗帜警告现场人士涉参与非法集结,要求散去,其后防暴警察离开。另外在香港大球场,正举行世界杯外围赛香港队对巴林赛事,有球迷戴上黑丝带并默哀悼念。

政府

当时身处上海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11月5日就事件表示深切慰问,指事件仍然需要调查,不评论警方的责任,警方非常重视案件。

政府发言人于11月8日,回应传媒查询表示,对于一名科大学生于11月4日凌晨在将军澳一个停车场堕下,在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后终告不治,特区政府深感难过和惋惜,并对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警方

2019年11月8日下午,警方在简报会上声称警队心情与全香港市民“一样咁沉重、好痛心、好难过”。当晚全港多区冲突中,有防暴警员在香港有线新闻直播镜头前开咪辱骂市民是“曱甴”,应“返去产卵”,并出言挑衅“过来报仇吧!”,又公开表示“今日开香槟庆祝呀”、“恭喜哂”。

2019年11月9日凌晨,警方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文,先对科大生不幸死亡事件向其家人、朋友和同学致深切慰问,后回应科大校长的公开信,该公开信质疑救护车被警车阻挡去路,导致周梓乐延迟了20分钟才得到救治。警方回应警车并没有阻碍救护车,指消防处已作详细澄清,在处理此宗救护召唤中救护车是在途中曾遇到私家车和巴士等阻塞,以致延迟到场救援,警车并没有阻碍救护车,救护员亦没有与警员接触。警方指此案件已交由东九龙总区重案组接手调查,并建议召开死因研讯,查明事件的经过。

领展

领展称闭路电视片段未有拍摄到肇事现场,但会保留当晚所有闭路电视片毁。11月6日领展公开的10段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周堕楼前未有警察出现,也未出现烟雾弥漫的情况。11月8日,领展再公开8段闭路电视片段。11月9日,领展再公开45条闭路电视片段。

立法会

于11月8日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负责主持会议的副主席郭荣铿建议各委员在进入议程前为周同学默哀3分钟,全部民主派议员及秘书处职员都参与为周同学默哀,部分民主派议员手持白花低头站立,但建制派议员,包括民建联蒋丽芸、经民联张华峯等没有一同默哀,并离席。

另外,在同日的卫生事务委员会上,主席蒋丽芸叹气后表示自己内心也很难过,询问委员意愿后同意默哀。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去信律政司,要求召开死因庭。

教育界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对周同学离世表示十分悲痛,向其家人及科大师生致以深切慰问。

香港科技大学校方

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史维于2019年11月8日早上近11时在毕业典礼中确认周梓乐离世后,带领在场人士起身默哀,期间一度掉泪。及后史维提早离开典礼,前往探望周梓乐家属。科大当日下午停课,而原定于下午3时举行的学位颁授典礼亦宣告取消。同日,校方发声明对周梓乐离世深感沉痛,向其家人致深切慰问,校方指会提供一切协助和为同学提供心理辅导。科大又呼吁同学在这艰难时刻,保持冷静和克制,避免再有冲突以至悲剧的发生。另外史维亦向师生发信,要求有关方面全面及独立调查事件,信中提到有救护车怀疑被警车阻挡,导致救援行动延迟20分钟,要求各方,特别是警方作出澄清。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

2019年11月8日下午时分,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举办默哀仪式,逾百名学生和市民出席。学生亦在已取消的毕业典礼的颁奖台上喷上诉求字句和张贴标语。其后,近千名香港科技大学学生游行至校长宿舍,要求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史维谴责警暴,期间破坏校长宿舍,包括涂鸦、打破玻璃、撒溪钱和毁坏门锁。有学生代表则呼吁同学停止破坏,指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不在宿舍内,且校长并非杀人凶手,希望不要吓怕校长家人。之后,学生破坏校园内美心集团旗下的连锁咖啡店星巴克,打破雪柜玻璃、餐具,拆毁闭路电视后,推倒桌椅,扰攘约10分钟后离去;一行人接着前往校园内美心集团旗下的学生餐厅破坏;学生及后到校园内的中国银行分行破坏,学生在外架起伞阵,以壁报板作屏障,在中银门上喷字,并以消防喉灌水。

11月15日下午,科大学生在校园为周梓乐举行追思会,超过100人参与,部分人带同白色鲜花到场,并折纸鹤致意。他们在追思会上为周梓乐默哀,又颂唱诗歌,随后一众学生到广场献花。此外,有约3300名科大校友联署要求校长史维就周梓乐事件谴责警方使用暴力和隐瞒真相。有学生表示周梓乐离世有很多疑点,对他的离世感可惜及感觉特别深刻,认为要彻查死因。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发表声明,要求当局全面彻查,包括警方涉嫌阻碍救护车到场的指控。声明并指出,警方当天发放多枚催泪弹,若周同学是如坊间所指因躲避催泪弹而堕楼,则突显警方无差别发射催泪弹的危险性,警方应克制执法。声明又指,港府至今未试图缓解社会对立,反引用《紧急法》禁止市民在公众活动中蒙面,试图震慑阻吓示威者。

香港以外反应

于台北,有网民发起在二二八公园追思墙(台大医院站出口1)附近进行默哀活动,并以黑衣、白花、白丝带、手机电筒为记。

部分中国大陆网民哀悼一个生命的逝去,同时认为其死亡是政府与“暴徒”冲突的“牺牲品”等。亦有部分网民发表仇恨言论,包括“第一只‘曱甴’挂了”、“死得少了,希望继续”等。

在悉尼,有当地港侨于当晚在Hong Kong House进行悼念活动。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