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1日太子站冲突事件,又称太子831事件太子恐怖袭击太子站袭击事件,是指8月31日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当晚发生于香港九龙旺角太子站的严重冲突事件。最初两批政见不同的乘客口角及动武,之后多名防暴警员及特别战术小队成员冲入太子站往中环的月台及列车,以警棍击打车厢内示威者、市民,以极近距离施放胡椒喷雾。警方在这次事件中的行动被部分人批评是无差别攻击市民,有人将事件视为“2019年7月21日元朗袭击事件的警察版”,亦有人形容香港警察是“恐怖分子”,也有在场市民称支持警方执法。

袭击事件后车厢及月台一片狼藉,多人头破血流。伤者中包括部分小孩及坐轮椅的伤残人士。在车厢中一对被打的男女乘客跌坐地上,仍然被警员近距离喷射胡椒喷雾。警方否认是“进站打人”,重申只是使用“适当武力”制服示威者。

经过

示威者与乘客口角及动武

晚上10时45分,在观塘线往调景岭方向的3号月台列车(A167/A168)车厢内,示威者与一批不满示威者的中年乘客发生口角。之后,示威者在观塘线(3号月台)声称该批乘客向记者施袭,并起脚作势施袭。双方隔着打开的车门互骂,互掟水樽、雨伞等,有人取出金属锤仔挥舞,随后示威者在车厢内取出灭火器施喷,造成列车内白烟弥漫。期间车厢外一名女子被指用手机拍摄示威者容貌,示威者试图抢夺其手机,推撞间导致一道月台幕门玻璃破裂。

警察进入月台和车厢

特别战术小队成员和防暴警察冲入列车内之状况 车上有人被胡椒喷雾喷中后相拥嚎哭

其后有人报警。据无线新闻报道,当晚有大批穿着黑衣的示威者在月台换衣服,之后到晚上11时,近100名速龙小队成员和防暴警察冲入往中环方向的4号月台和列车(A257/A282),以警棍打在场示威者及怀疑示威者,并向他们喷射胡椒喷雾以及作出拘捕。有乘客事后形容事件感到恐惧,声称即使没有作出挑衅性行为或者攻击,但亦被警员用警棍殴打。而月台非常混乱,不断传来尖叫声。有乘客受到警察施以胡椒喷雾后相拥而哭,亦有人大叫警员不要打人。 列车接着驶至油麻地站,有多名受伤者下车,车内一片狼藉,布满染了血的纸巾、纱布和尿片等。防暴警察下至月台驱赶;其后该站关闭,记者和急救员被驱离。有急救员在铁闸外展示“阻碍救援违反国际人道法”旗帜哭求入站处理伤者,未获警察理会。另有3名急救员在站内被警察要求面壁,不得救伤。有急救员在表明身份情况下被捕。

袭击过后,太子站内警察要求记者和救护员离开,重申要封锁罪案现场。救护车和消防处流动指挥车到达太子站外,启动大量伤者才会出动的分流措施,但迟迟未能入站处理,警察更在不同时间至少两次对请求入站救伤的消防处救护员声称“站内没有伤者”并拒绝他们进入。后来在警方评估下将伤者用特别列车(A187/A112)运至其他站再送上救护车,总共花了约2.5小时才将伤者送院。

当晚有大批市民不满警察冲入列车打人,包围附近的旺角警署,众多车辆鸣笛抗议,持续至次日凌晨3时多。

拘捕和受伤

警方于行动中共拘捕63人,年龄介乎13至36岁,涉嫌参与非法集结、刑事毁坏和阻差办公。当中包括一名被指持有汽油弹的13岁男生。

截至9月2日早上,医管局表示有46人送院,19人留院,5人情况严重、14人情况稳定。而据铿锵集Facebook专页表示,此事件中有最少10名伤者现场送院,其中有3名因消防处接报指是打架受伤,故未计算在事件中。

后续

网传有人被警察殴打至死

事件发生以来,有不少市民自发于太子站B1出口外献花以纪念受害者

事后网上流传太子站内有人被警察殴打至死,遗体放在广华医院殓房。医院管理局和广华医院在9月2日澄清没有死亡个案涉及8月31日的公众集会事件,而警方在同日记者会上提到网上流传的说法并非事实。政务司长张建宗在跨部门记者会表示“全部都是讹传”及“绝对是虚构”。警方表示强烈谴责有人恶意散布谣言。另有质疑者认为伤者可能于当晩凌晨(9月1日)被送往其他车站(尤其荔枝角站和石硖尾站)或医院后才死去,故至今双方仍各执一词。

车站关闭

9月1日,太子站和旺角站关闭期间,乘客须在油麻地站转车,扶手电梯位置迫满乘客

港铁9月1日凌晨预告,个别车站未必可以在早上重开。港铁9月1日清晨表示,修复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太子站、旺角站及九龙湾站继续关闭,即观塘及荃湾两线不停旺角站和太子站,观塘线不停九龙湾站。受封站影响,在观塘及荃湾两线转线乘客,必须在油麻地站转车。月台有职员举牌指示方向,但乘客认为不方便。

9月2日

9月2日傍晚起,陆续有市民在太子站外摆放鲜花及撒溪钱。到晚上9时左右,约200多名示威者在车站出入口聚集,悼念怀疑被袭击死亡的市民及纪念在831警方无差别打人事件中受伤的民众,不时高喊“我要揽炒”(“揽炒”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意思)等口号,另有示威者用喷漆喷站内的闭路电视镜头。

在献花之后,部分民众随后又到旺角警署外,对着警察大骂,并用激光笔照向警署及投掷鸡蛋。警方在晚上10时18分举起橙旗,10时半,大批防暴警察在警署外戒备,速龙小队也赶到现场,要求集结者尽速离开。晚上11时半左右,警方施放催泪弹,并逮捕6至7名示威者。据苹果日报报道,有市民仅向防暴警察喊“太子唔欢迎你”(太子不欢迎你),警察便作出拘捕行动,该名人士不断大喊,指自己没有做错。另一名青年喊“阿Sir,你系咪跌咗嘢,系咪跌咗良心?”(警察,你是不是掉了东西,是不是掉了良心?)后,被警员以警棍击打并按在地上,导致头部流血,最后涉嫌在公众地方扰乱公共秩序拘捕。另外也有急救员表示,警察突然驱散前面的记者、急救员、穿反光衣人士,自己也遭警察以警棍攻击、喷胡椒喷雾,甚至听到枪声。一开始示威者并未有暴力举动,也未有对峙状态,但有警察不断在推挤记者。在旺角警署外,有警察突然把一名女子按在地上,有人看到后上前关心。不过警方在没有作出警告下,突向记者喷胡椒喷雾及发射催泪弹,现场随即陷入一片混乱。Now新闻台摄影师被警员推跌受伤,而中大学生报摄影记者亦推倒在地,手部流血及相机镜头损坏。直至9月3日凌晨约1时左右,已有11人被逮捕。

9月5日

9月6日

港铁仅发布闭路电视截图 拒绝公开片段

9月10日,警务处、消防处、医管局及港铁公司代表召开联合记者会,交代8月31日晚太子站冲突事宜。港铁公开部分当晚太子站的闭路电视截图,指当日站内并无死亡报告。但以涉及乘客的隐私为由拒绝公开相关片段。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认为当晚站内并没有人死亡,重申所有伤者在当时已经接受治疗。

其后有媒体发现月台近车尾的闭路电视镜头,有8分钟时间没有提供任何画面,质疑港铁选择性公开。而港铁回复指没有补充。

毛孟静引述消防内部纪录

9月11日,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召开记者会,公开消防署内部有关8月31日的太子袭击事件的行动纪录。发现当晚至少有3个疑点。

当事人讲述当日情况

2019年9月14日,民间记者会播放事件中一名女伤者的录影片段。据该名伤者忆述,当日有警员向救护员指因站外有记者,所以不可从地面把伤者送往医院。她更指有非救护员参与点算伤者人数,导致伤者人数出现混乱。

反应

警方

警方在事件后拘捕十多名市民。警方在记者招待会中称有示威者在雨伞遮挡下更衣,乔装成普通市民,增加拘捕难度,承认难以区分示威者与普通人。当被记者问及有没有拘捕事件中挥动锤仔的“撑警”人士,警方发言人只回答没有补充。被问到接报争执列车是3号月台,警察却冲入4号月台列车喷椒挥棍,警察解释称是因为4号月台列车有“遮阵”(雨伞阵),认为要介入处理。

港铁

港铁车务总监刘天成表示会对于当日发生的事件作出检讨,但强调由于涉及乘客个人隐私为由,不适合公开车站当晚的闭路电视片段。他调强调当晚发生大型冲突需警方协助,亦相信政府部门会调查事件。而车务营运总管黄琨????指当晚站内的闭路电视和铁路系统设备受到破坏,对翌日未能重开感到抱歉。港铁对不负责任的行为感愤怒,并予最严厉谴责。

港铁9月10日透过新闻稿发放当晚的26张闭路电视截图,并指出太子站内有三部闭路电视被损毁或毁坏,包括两部位于车站四号月台(荃湾线往中环方向)的闭路电视,所以当晚的录影片段并不齐全。

急救义工

有当时在现场的急救义工质疑警方过度使用武力发泄,认为示威者当时大多已离开。

团体

大律师公会谴责事件中警察在无合理的情况下,无差别地以暴力对待市民。

香港记者协会声明严厉谴责警方阻挠记者于公共交通工具采访,侵害新闻自由及公众知情权。

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表示于港铁站车厢上殴打车上无威胁的人等,其执法远不达国际标准,而这亦只会加剧局势,无助缓解现局。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